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他花了很大精力在室内机器人激光雷达上

时间:2018-07-18 10:40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“网点在哪,我就围着这个楼打。”刘伟的打法就是“扫楼地推”,在网点附近散发广告单页、广告扇,先不追求转化,只要快速覆盖。广告语也是最简单直接的大白话,比如“共享汽车免费开”。“看起来挺low,但实际上更有策略性。”刘伟说。
 
  2017年7月的一个早上,150多人在广州的一个街口集合,听刘伟宣讲、领广告物料,“像是指挥打仗”,城管差一点以为要聚集闹事。
 
  但第一周的数据并不好看,每日每车平均只有零点几单。刘伟对此早有准备,他知道这需要“让子弹飞一会儿”。
 
  8月,数据开始出现快速增长,到8月底,立刻出行在广州实现了每辆车日均运营16.9小时、163公里,收入达到278元。而算上燃油费、停车费、人力成本等所有成本只有200元出头。相比较之下,行业此前数据能跑到日均80公里的都不多,实现单车盈利的更少。
 
  在广州一年,刘伟带领的地推团队发了将近六七千万张广告,从中获得了几十万个会员,即便现在停止了推广,每天依然有几百个驾照涌进来。开城一年后,广州运营的车辆数也达到3000台。
 
  广州的经验被复制到其他城市,截至目前已经陆续开通佛山、成都、长沙、武汉、南京等城市,运营车辆达到7400台。
 
  他曾经有过一次创业,是一家主打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公司的CEO。那家公司从2015年7月开始上线运营,到2017年运营车辆近1000台,并且在单个城市实现了单车日毛利20元~30元。2017年的三四月份,因为股权等方面原因,王杨决定离开。
 
  当时王杨不准备继续做共享汽车,他花了很大精力在室内机器人激光雷达上,也找了很多投资人聊。但投资人们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并不高,反而许多人建议他还继续做分时租赁。
 
  融资不顺利,王杨逐渐在机器人雷达上死了心,“我找到500万来做激光雷达的可能性是三成。但做分时租赁,找到2000万来做的可能性是七成。”他和团队把精力转移到了分时租赁上来。
 
  2017年5月,创始团队给公司起了个欢乐的名字——“山和朋友们科技有限公司”,再次开始创业。
 
  此前积攒的运营经验使得他们少了很多试错成本。比如在城市选择上,团队列出来了一个包含人口密度、驾照拥有率、人均消费水平、人均收入水平、互联网接受程度等指标的判断标准,在网点选择上也有十几个指标组成的选择条件。
 
  根据团队的分析,广州市核心四区加市周边建成区的18~35岁、有驾照无私家车的人数在110万人,按照三四十人对应一台车,广州共享汽车总容量约在3万多辆。
 
  立刻出行的打法是在一个城市投入百分之X作为测试量,广州的X是3万多,对应的测试量是两三百辆。当测试结果符合预期时,再用3到6个月时间快速增加到十分之X,对于广州而言就是3000台。根据王杨的目标,广州今年计划做到5000台至10000台,实现几分之X。
 
  但他并不会短时间内把所有车辆资源都铺在一个城市。在王杨看来,如果有3万台车,全部铺在广州形成饱和覆盖,反而会让立刻出行错失其他城市。
 
  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门文章 更多>>